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骚老师来我家吃饭
骚老师来我家吃饭
这个学院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朝九晚五,来了混够时间的事,很快就到了五点半,该下班了,龚妍馨这个骚货迫不及待关了电脑准备走人,真是滥竽充数的贱货。我也关了电脑,走到门口,锁上办公室的门,和龚妍馨一起往教学楼外走,一路边走边聊,这个骚货不停的打探我的私事。

  “张老师,您都三十五了,该找一个了,您这么一表人材的,肯定能找个好的。”

  “不急不急,我眼界高,要找就找个好的。”我应付着答道。

  “我最近发现咱们学院的教务李雪老师对您好像有意思了,您可别错过这个机会。”

  “李雪,我还以为她和刘辉在谈呢,算了吧,我哪配得上她,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又被保送读研,现在是院长的红人,我攀不上。”

  “您也不差的,没准还找个院里的女学生呢。”她坏笑着说到。

  “我又不是杨振宁,没这癖好!”

  “好的”我开始打量面前这个胖女人,年龄28岁,父母都是学校的老师,靠着父母的关系进到我们学院当了辅导员,成天就知道仗势欺人,同学做的稍不合适就骂,恐怕想日这骚货的不止是我一个,学院的男生们也早已对她忍受够了。今晚就替他们报仇。

  一路走着,就来到了我的车边,一起上了车,往我家的方向驶去,路上我思考着今晚如何处置这个龚妍馨小骚货,鞭子抽是少不了的,肯定还得捅她的屁眼,之前骗她说请她吃饭,那只是策略,我不可能给她吃饭,饿到没劲才不会反抗。另外这骚货我以后要长期虐玩,肯定得多拍些裸照,要性感些的。我回头一看,小骚货此刻正在那里跟爸妈微信,应该是告诉他们晚上去同事家吃饭吧,她爸妈恐怕不会想到,自己女儿今晚不是去吃饭,而是去受虐,去感受最爽和最痛的事。

  很快到家了,我们一起上楼,我打开房门,她走在前面,给她找了双鞋,让她先在沙发坐,我去准备。她坐在沙发上,眼神四处打探,似乎很好奇,没关系,我心里暗想:“没关系,今夜过后对你来说,这里就是永远忘不掉的地狱,而我就是地狱里的修罗。”我走进厨房,拿出冰箱里放着的果汁,往其中倒上迷药,搅拌均匀后端出来,走到她面前。

  “我去做饭,你先喝点果汁吧”

  “好的,那就辛苦张老师了。”

  “不辛苦”(为了干你都是值得的)我走进厨房,假装自己在干活。其实什么也没干。等着药效发作,过了十五分钟,我悄悄走了出来,这骚货果然已经药倒了,我走到她身边,拍拍她的脸蛋,没反应。看来是起作用了。我大胆的脱去她的外套,接着将它里面的高领毛衣脱去,漏出了紫红色的乳罩,骚货就是骚,内衣都勾引人。将乳罩解下,从今以后她不需要穿内衣了。接着将外边的白色外裤和里面的紫色内裤一同褪下,长满浓密阴毛的下体露了出来,透着一股骚味。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。我将全身光溜溜的骚货抱起,来到卫生间,放在我的浴缸里,拿出喷头,给她洗澡,将沐浴露打遍她的全身,特别是骚骚的阴道,我用手拨开大阴唇,把沐浴露打到里面,后伸到屁眼里,使劲扣,把里面的脏东西扣净,我不希望像中午干李媛那样干出屎。用水将龚妍馨的身体冲净,将她抱到我专门用来爱爱的屋子。

  将她抱进屋,双手挂在两个从房顶上伸下来的吊环里扣紧,接着把双脚也放进旁边的另外两个吊环里,按下遥控器,吊环升起,将龚妍馨的手脚同时吊起,吊在空中。我取出皮鞭,在冰水里蘸了一下,准备醒来就开打。

  我下的药剂量小,很快龚妍馨就醒来了,她惊恐的望着我,“张老师,你干什么!?”

  “干什么?当然是干你!”我说着对着她屁股就是一鞭子。

  “啊…”龚妍馨一声尖叫。

  “学院里讨厌你的人太多了,有老师也有同学,我也早看你不顺眼了,今天要你爽到爆炸。”又是一鞭子打在粉白的屁股上,一到红色的血痕瞬间涌现。

  “你个死变态,你快放了我,我要报警。我要你好看!”她嘶吼着。

  “要我好看,那咱们就看看今天谁要谁好看,我非打到你求饶为止。”我不顾她的呼喊,开始在她的屁股和背上一鞭一鞭用力打下去。这骚货开始还不服软,但渐渐的就开始哭喊了。

  “求求你,别打了,好疼,我的屁股啊,张老师饶了我。”我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不再打后背,只打屁股,又打了约莫20鞭子。我停了下来。此时,龚妍馨的屁股已是红一道紫一道,我轻轻用手一捏,她立刻开始叫喊。我将她放下来,要求她跪在地上为我口交。她不情愿的慢慢含住了我的龟头,我一耳光打过去,她立刻流出了眼泪“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的。”我命令到。

  她含着我的鸡巴,开始了吞吐,看来这小丫头也有些经验。我感到刺激无比,抱住她的头,用鸡巴顶住她的喉咙,她憋的难受,脸涨的通红,口水直流。我就喜欢这种感觉。口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在她嘴里来了第一发。

  “都给我咽下去,不许吐”,她听话的照做了。

  接着我让她跪着把屁股撅起来,用手机相机给她屁眼和骚逼来了几张特写,接着让她站起来作出扣逼的姿势,又拍了几张全裸性感写真。然后我命令她尿尿,她不想做又惧怕挨我打,只好分开腿,不一会,一股晶莹剔透的水株喷涌而出,我抓住时间拍下了她尿尿的写真。走到她身边说“如果你不想让你爸妈还有学院的同学看到你的骚样子,就老老实实听话,这件事谁也不要告诉。否则…”

  她吓的不停的点头。

  “好的,我们现在开始正式的游戏”

  我将她抱上床,命令她以狗趴的姿势撅起屁股,我从后面插了进去,后入的感觉真是过瘾,我一边打着她红扑扑的屁股,一边用力抽插。她的屁股刚才挨了六十鞭子,现在被我打着,钻心的疼,每一下打,每一次插,都传来哭喊声。十几下后,我将鸡巴拔出。

  趁热打铁,我将鸡巴拔出,立刻插进她的屁股里,她红肿的屁股突然遭到入侵,疼痛无比。表情变的狰狞。我管不了这么多,继续抽插着,在她的哭喊声中完成了对后花园的攻占。

  拔出鸡巴那一刻,龚妍馨一下就瘫倒了,我躺下抱住她赤裸的身体,捏着她的屁股,对她说:“你给你爸妈发个短信吧,就说你晚上在学校办公室住,不回家了。”我用力一捏,她立刻疼的求饶。我把电话拿给她,她按我说的应付好了她的父母。我抱着她,对她说:“今晚你就在我这陪我睡一晚,以后随叫随到,要是叫你你敢不来,我就让全世界看你裸照,一下午的工作很快结束了,我决定今晚就对骚货辅导员龚妍馨下手,我思量再三,决定下药迷奸,于是抬起头对龚妍馨说,今晚来我家吃饭吧,我买了只甲鱼炖汤。

  “张老师还会做饭呢,真实难得,我可一定要去体验下您的厨艺呢,”臭婊子居然看不起我,今晚一定要她永生难忘!

  “那下班咱们一块走吧,我今天开车来的。”

  “好的”我开始打量面前这个胖女人,年龄28岁,父母都是学校的老师,靠着父母的关系进到我们学院当了辅导员,成天就知道仗势欺人,同学做的稍不合适就骂,恐怕想日这骚货的不止是我一个,学院的男生们也早已对她忍受够了。今晚就替他们报仇。

  这个学院的工作基本上就是朝九晚五,来了混够时间的事,很快就到了五点半,该下班了,龚妍馨这个骚货迫不及待关了电脑准备走人,真是滥竽充数的贱货。我也关了电脑,走到门口,锁上办公室的门,和龚妍馨一起往教学楼外走,一路边走边聊,这个骚货不停的打探我的私事。

  “张老师,您都三十五了,该找一个了,您这么一表人材的,肯定能找个好的。”

  “不急不急,我眼界高,要找就找个好的。”我应付着答道。

  “我最近发现咱们学院的教务李雪老师对您好像有意思了,您可别错过这个机会。”

  “李雪,我还以为她和刘辉在谈呢,算了吧,我哪配得上她,名牌大学的高材生,又被保送读研,现在是院长的红人,我攀不上。”

  “您也不差的,没准还找个院里的女学生呢。”她坏笑着说到。

  “我又不是杨振宁,没这癖好!”

  一路走着,就来到了我的车边,一起上了车,往我家的方向驶去,路上我思考着今晚如何处置这个龚妍馨小骚货,鞭子抽是少不了的,肯定还得捅她的屁眼,之前骗她说请她吃饭,那只是策略,我不可能给她吃饭,饿到没劲才不会反抗。另外这骚货我以后要长期虐玩,肯定得多拍些裸照,要性感些的。我回头一看,小骚货此刻正在那里跟爸妈微信,应该是告诉他们晚上去同事家吃饭吧,她爸妈恐怕不会想到,自己女儿今晚不是去吃饭,而是去受虐,去感受最爽和最痛的事。

  很快到家了,我们一起上楼,我打开房门,她走在前面,给她找了双鞋,让她先在沙发坐,我去准备。她坐在沙发上,眼神四处打探,似乎很好奇,没关系,我心里暗想:“没关系,今夜过后对你来说,这里就是永远忘不掉的地狱,而我就是地狱里的修罗。”我走进厨房,拿出冰箱里放着的果汁,往其中倒上迷药,搅拌均匀后端出来,走到她面前。

  “我去做饭,你先喝点果汁吧”

  “好的,那就辛苦张老师了。”

  “不辛苦”(为了干你都是值得的)我走进厨房,假装自己在干活。其实什么也没干。等着药效发作,过了十五分钟,我悄悄走了出来,这骚货果然已经药倒了,我走到她身边,拍拍她的脸蛋,没反应。看来是起作用了。我大胆的脱去她的外套,接着将它里面的高领毛衣脱去,漏出了紫红色的乳罩,骚货就是骚,内衣都勾引人。将乳罩解下,从今以后她不需要穿内衣了。接着将外边的白色外裤和里面的紫色内裤一同褪下,长满浓密阴毛的下体露了出来,透着一股骚味。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。我将全身光溜溜的骚货抱起,来到卫生间,放在我的浴缸里,拿出喷头,给她洗澡,将沐浴露打遍她的全身,特别是骚骚的阴道,我用手拨开大阴唇,把沐浴露打到里面,后伸到屁眼里,使劲扣,把里面的脏东西扣净,我不希望像中午干李媛那样干出屎。用水将龚妍馨的身体冲净,将她抱到我专门用来爱爱的屋子。

  将她抱进屋,双手挂在两个从房顶上伸下来的吊环里扣紧,接着把双脚也放进旁边的另外两个吊环里,按下遥控器,吊环升起,将龚妍馨的手脚同时吊起,吊在空中。我取出皮鞭,在冰水里蘸了一下,准备醒来就开打。

  我下的药剂量小,很快龚妍馨就醒来了,她惊恐的望着我,“张老师,你干什么!?”

  “干什么?当然是干你!”我说着对着她屁股就是一鞭子。

  “啊…”龚妍馨一声尖叫。

  “学院里讨厌你的人太多了,有老师也有同学,我也早看你不顺眼了,今天要你爽到爆炸。”又是一鞭子打在粉白的屁股上,一到红色的血痕瞬间涌现。

  “你个死变态,你快放了我,我要报警。我要你好看!”她嘶吼着。

  “要我好看,那咱们就看看今天谁要谁好看,我非打到你求饶为止。”我不顾她的呼喊,开始在她的屁股和背上一鞭一鞭用力打下去。这骚货开始还不服软,但渐渐的就开始哭喊了。

  “求求你,别打了,好疼,我的屁股啊,张老师饶了我。”我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不再打后背,只打屁股,又打了约莫20鞭子。我停了下来。此时,龚妍馨的屁股已是红一道紫一道,我轻轻用手一捏,她立刻开始叫喊。我将她放下来,要求她跪在地上为我口交。她不情愿的慢慢含住了我的龟头,我一耳光打过去,她立刻流出了眼泪“不想挨打就老老实实的。”我命令到。

  她含着我的鸡巴,开始了吞吐,看来这小丫头也有些经验。我感到刺激无比,抱住她的头,用鸡巴顶住她的喉咙,她憋的难受,脸涨的通红,口水直流。我就喜欢这种感觉。口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我在她嘴里来了第一发。

  “都给我咽下去,不许吐”,她听话的照做了。

  接着我让她跪着把屁股撅起来,用手机相机给她屁眼和骚逼来了几张特写,接着让她站起来作出扣逼的姿势,又拍了几张全裸性感写真。然后我命令她尿尿,她不想做又惧怕挨我打,只好分开腿,不一会,一股晶莹剔透的水株喷涌而出,我抓住时间拍下了她尿尿的写真。走到她身边说“如果你不想让你爸妈还有学院的同学看到你的骚样子,就老老实实听话,这件事谁也不要告诉。否则…”

  她吓的不停的点头。

  “好的,我们现在开始正式的游戏”

  我将她抱上床,命令她以狗趴的姿势撅起屁股,我从后面插了进去,后入的感觉真是过瘾,我一边打着她红扑扑的屁股,一边用力抽插。她的屁股刚才挨了六十鞭子,现在被我打着,钻心的疼,每一下打,每一次插,都传来哭喊声。十几下后,我将鸡巴拔出。

  趁热打铁,我将鸡巴拔出,立刻插进她的屁股里,她红肿的屁股突然遭到入侵,疼痛无比。表情变的狰狞。我管不了这么多,继续抽插着,在她的哭喊声中完成了对后花园的攻占。

  拔出鸡巴那一刻,龚妍馨一下就瘫倒了,我躺下抱住她赤裸的身体,捏着她的屁股,对她说:“你给你爸妈发个短信吧,就说你晚上在学校办公室住,不回家了。”我用力一捏,她立刻疼的求饶。我把电话拿给她,她按我说的应付好了她的父母。我抱着她,对她说:“今晚你就在我这陪我睡一晚,以后随叫随到,还有以后在学校里永远不许穿内裤和胸罩,听到了没?”

  她流着泪点头,我将她脸上的泪擦去,抱着她,打开电视看起了我最爱的欧冠比赛,我跟她说:“如果今晚巴萨输了,那比分是多少我就打你多少鞭子,另外还有更好的让你体验。

  她惊恐的看着我。我则继续看球。

  那一场巴萨踢的很烂,我心情也糟透了,在我怀里的龚妍馨大概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,暗暗流泪。比赛结束,我就像抓小鸡一样一手抓起龚妍馨推到,另一手拿起鞭子就打。总共打了七鞭子。接着我抓住龚妍馨的脚将她倒提起来给我口交,她一口饭也没吃水也没喝的情况下,这种姿势没多久就昏厥了。我将她放下,拿出一个黑牛塞进她的阴道里,打开开关。再给她穿上内裤。用绳子将双手反绑在背后,将双脚并拢绑起,搂着她入睡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女友被驾校教练干 下一篇:英语老师的美屄